2017年令人失望的药企及其产品
放大字体 增加行距 缩小字体 减小行距
发表时间 2018-01-17  

导读:纵观2017年药企市场表现,新京报健康周刊选出十大“失望之药”榜单,上榜企业或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令人大跌眼镜,或频上药品质量“黑榜”,或引发关于药品质量的全民讨论,或在环保压力下,承受业绩、转型的双重压力。我们希望由此为2017年的医药行业新闻进行另一种视角的解读,同时期待2018年的医药行业能够少些“失望之药”。(正文共3884字2图,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泡沫破灭:步长制药

上榜理由

顶着“最贵新股”光环上市的步长制药,在登陆资本市场一周年之际,约2.58亿股限售股解禁流通,是解禁前流通股的近3.7倍。步长制药股价也自此开始一路在波动中下跌,直至跌破55.88元/股的发行价。相对于高峰时的1060亿元,步长制药市值蒸发已经超过700亿,这也让步长制药成为2016年初IPO新规以来首个跌破发行价的个股。

 

失望指数:★★★★★

 

其实在登陆资本市场之初,步长制药曾风光一时,7个交易日后即打开涨停板,股价最高时达155.41元/股,相当于发行价55.88元/股的2.78倍。

 

股价大跌的同时,步长制药旗下产品还多次因质量问题被有关部门“亮红灯”。2017年4月,脑心通胶囊中丹参酮ⅡA含量检测不合格被食药监部门曝光。2017年7月,主力产品脑心通胶囊被消费者投诉发现类似毛发的不明物质。

 

不被待见:莎普爱思

 

上榜理由

2017年12月2日,丁香医生以一篇《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开怼莎普爱思滴眼液(即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直指其对治疗白内障无效,并涉嫌虚假宣传。这款曾居中国实体药店化学药市场TOP10产品、OTC药物销售第一名的“神药”遭到眼科医生集体声讨。监管部门迅速介入,国家食药监总局、浙江省食药监局先后发布通知,督促企业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12月7日,股价“三连跌”的莎普爱思紧急申请停牌。12月8日,上交所及浙江证监局亦同时发出问询函与关注函。

 

失望指数:★★★★★

 

2017年12月15日晚间,莎普爱思发出43页公告做出回应,披露了莎普爱思滴眼液1995年和1998年分别进行的Ⅱ期和Ⅲ期临床试验细节。受风波影响,莎普爱思自2017年12月18日复盘后,一周内跌幅超过30%。

 

质量堪忧:云南白药

 

上榜理由

2017年云南白药旗下产品先后3次被相关部门抽检发现质量问题。其中,1月,国家食药监总局通告,标示为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药饮片分公司生产的黄连检出金胺O,存在染色问题,同时部分批次产品还存在总灰分、水分或含量测定不符合规定。4月20日,标示为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药饮片分公司生产的菊花性状不合格。5月18日,经上海市食品药品检验所检验,标示为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药饮片分公司生产的土鳖虫性状不合格。

 

失望指数:★★★★★

 

国家食药监总局曾指出,中药材来源不正确,种植、采收、加工、炮制、贮藏等环节操作不规范,以及人为掺杂使假、染色、增重、过度硫熏等行为均可导致中药材及饮片性状不合格。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国内药品不合格的惩罚力度并不算大,违法成本低,对企业威慑力不足。

 

“贿”人不倦:施贵宝

 

上榜理由

2017年底,上海市工商局对中美上海施贵宝制药有限公司2015年的行贿行为进行处罚,没收了77万余元的违法所得,并罚款10万元。

 

失望指数:★★★★

 

施贵宝在药品销售过程中,支付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参加“欧洲心脏病学会”往返英国伦敦的商务舱机票费用共计人民币57095元,期间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心血管内科向当事人采购“福辛普利钠片/蒙诺”等6种药品合计772536.25元。其实,就在2015年同一年,施贵宝还曾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指控其销售代表以现金、旅游、为会议提供赞助等形式,向医生行贿,从对这些医院的处方药销售中获得超过1100万美元的利润。最终施贵宝同意支付超过1400万美元,以和解有关该公司涉嫌在华行贿的指控。

 

弄虚作假:尔康制药

 

上榜理由

因涉嫌财务舞弊遭媒体质疑,尔康制药在2017年5月被迫停牌自查。停牌逾半年后,11月23日尔康制药对外公布自查报告,公司自曝2016年年报虚增净利润约2.31亿元。

 

失望指数:★★★★

 

据尔康制药披露的自查报告,公司子公司湖南尔康(柬埔寨)投资有限公司虚增主营业务收入约2.29亿元,预计虚增净利润约2.09亿元。公司在北美地区的代理商SYN公司产生销售退回,未能及时进行会计处理,导致虚增净利润0.22亿元。受此影响,尔康制药复牌后股价重挫。据统计,自11月23日-12月20日,尔康制药的累计跌幅为43.38%。

 

早在2017年8月8日,尔康制药就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随后,包括中邮创业基金、华夏基金等在内的重仓持股尔康制药的基金先后下调了尔康制药估值。

 

最该“补肾”:汇仁药业

 

上榜理由

营收连续实现上涨,却未能挽救江西汇仁药业高毛利低净利的尴尬境地,旗下产品汇仁肾宝片超过80%的毛利润引发一片哗然。

 

失望指数:★★★★

 

招股书显示,汇仁肾宝片平均每片成本为0.18元,毛利额达到1.12元,毛利润为86.48%。广告与业务宣传费占毛利润的一半,大量的营销投入让汇仁肾宝片刷足了“存在感”。

 

但不争的事实是,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至今,汇仁药业因生产或销售不合规定的药物被食药监部门处罚已达8次,还曾因环保污染等问题被要求限产限排。同时,“感觉身体被掏空,想把肾透支的补起来”、“他好我也好”的广告语也被质疑。专家指出,中医的“肾虚”其实与西医中的肾脏无关,人们常说的肾虚其实是一种亚健康的代名词。这种发展模式如果继续,巨额广告与业务宣传费用,将“掏空”汇仁药业本来就不高的净利润。

 

最能折腾:天目药业

 

上榜理由

2017年8月,停牌近5个月后的天目药业抛出修订后的重组方案,拟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葛德州、孙伟所持有的德昌药业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在复牌首日跌停后,天目药业又出现五连跌。

 

失望指数:★★★★

 

天目药业是国内首家上市的中药制剂公司,从2010年以来,天目药业已经历经六次重组,均以失败告终。天目药业也因这股能“折腾”的劲,被业内人士称为“重组专业户”。失败的重组,让企业尝尽苦头。自2009年开始,天目药业开始出现亏损,此后的7年中,公司仅在2014年和2016年,净利润实现正数,其余年份均为负值。

 

2017年,天目药业为保证净利润“好看”可谓费尽心思。2017年9月21日,公司通过征收补偿协议,共收到征收补偿款1719.62万元。11月2日,公司通过房产转让,产生净利润约1500万元。

 

环保不力:华北制药

 

上榜理由

河北省2017年11月6日启动第三轮省级大气环境执法专项检查,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被发现其青霉素V钾车间正在生产,10个发酵罐处于发酵状态,发酵车间密闭不严,车间内有部分涉VOCs废气未经集中收集处理直排室外。制药总厂违反《大气污染防治法》的行为随即进入立案处罚程序。

 

失望指数:★★★★

 

按照石家庄市的方案,华北制药计划在2017年年底前全部迁出石家庄市区。其实,华北制药早前就已经为环保问题付出了代价。2016年11月,华北制药连发两则公告称公司收到了石家庄市政府部门下发的《石家庄市大气污染防治调度令》,要求全市所有制药企业全部停产,未经市政府批准不得复工生产。华北制药在2017年1月份复产时称,停产将减少公司2016年利润5493万元。

 

争议不断:华大基因

 

上榜理由

作为2017年登陆资本市场的新贵,华大基因从发行价13.64元涨至261元,在迎来了19个涨停板后,市值也突破千亿大关,被称为“基因界的腾讯”。然而,风头正劲的华大基因随后风波不断,随即陷入IPO招股说明书数据造假丑闻,3天内市值就下跌250亿元。华大基因随后称数据差异是由于统计口径不同造成的。

 

失望指数:★★★

 

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近在近期的一段访谈视频中称,普通老百姓没必要接种宫颈癌疫苗,早期基因检测是性价比更高的选择。言论一出便引发医药界一片反对之声,并被质疑为商业炒作。一些知名医生微博上对华大基因的做法表示“气愤”,认为华大“并不尊重科学”。这也影响到了华大基因的股价,与最高时期相比,股价已经跌破210元。本可以凭借在资本市场的表现赚得盆满钵满的华大基因,偏偏因言论引发关注。

 

局面被动:哈药股份

 

上榜理由

作为全国首家医药行业上市公司,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哈药股份)主营业务涵盖化学原料药、化学制剂、生物制剂、中药、保健品五大产业领域。

 

失望指数:★★★

 

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均比上年同期出现下滑,其中净利润下降接近六成。近年来,哈药股份逐渐减少研发投入,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明显低于同行。专家分析,失去研发能力这一驱动力,哈药股份将在下一轮医药行业的竞争中面临被动局面。

 

更重要的是,限抗政策还在进一步升级。2016年8月国家卫计委发布《遏制细菌耐药国家行动计划(2016-2020年)》;2017年3月,国家卫计委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遏制细菌耐药的通知》。抗生素类药品市场总体缩水,哈药股份抗感染药物品类收入也必然会下降。

(来源:新京报

前一篇:2018年医药行业现状与发展趋势分析
后一篇:九州通刘宝林:医药商业得终端者得天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